新闻中心 | 滨海新区 | 高新区| 新区巡礼 | 创意 | 创意高新 | 文娱 | 书画 | 名家访谈 | 高清图 | 专题
 

[画家简介]
    王勇,天津市美术家协会会员,天津市政协书画艺术研究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天津市工 艺美术学会会员,中华周易协会终身会员、常务理事。

   号清玄,1963年天津市生人,自幼学习绘画,经多位名师的指导下学习国画、素描画。 1977年 投师于天津著名工笔画家姜毅然先生门下,学习正统的工笔白描画,后考入天津美院开办的山水画专科班学 习,主攻山水画,在学中掌握了纯水墨山水画技法、大青绿、金碧重彩和蕉墨勾勒等画法,学习中也丰富了 我手指画的理论和实践,在不断的研模古人布局营造中渐渐感悟到周易理论在绘画中的重要性,本人因家承 易学渊源,学习并研究易理风水学文化,在深造学习中不断拜访名师,加深绘画与易理的融合贯通。把古人 的绘画和现代的建筑环境学、风水学合二为一,用多种手法在绘画中表现出来,其中纯指墨易理风水画深受 专业人士好评,观后使人理气合一,有清新明秀的道古之风,体验到五行生克的利益联想,以新奇的画风向 人们展示了不同的艺术心境,在国画领域中又开创了一种新境界。


 
 
著名画家王勇:山水画让我的发展有了更多可能性
[王勇]: 我自幼酷爱绘画,那时候父母双职工,我和我弟弟俩人白天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我生性好静,每天都用铅笔描拓母亲从单位借来的连环画,我就这样在绘画上独自摸索,直到1973年,在我10岁的时候,我姑父带着我去当时的南开第三文化宫,找到他的同学,让我跟着素描班学画石膏像,在那段时间,我第一次接触到了正统的绘画知识和观念,第一次与大卫、高尔基和维纳斯结缘,后来,我的二舅将我介绍给他的朋友——画家王子襄先生,让我跟他学习国画,老先生当时正给艺林阁和杨柳青画店画扇面和书签,而我在耳熏目染之下,渐渐的爱上了... [详细内容]
 
著名画家王勇:“写神传韵”是山水画的主要特色
[王勇]: 临古人的山水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知从何下手,更不知道先画哪一笔,程序是什么,正巧那时刚好天津美院专科培训班在招生,当时在解放南路湘江道中学开办的美院绘画专科培训班,我考入了国画系山水研究班,从此利用每天下班的业余时间开始了新的学习。在学期间掌握了众多的山水绘画技法,当时我们的老师是著名的山水大家赵树松先生,他教了我们重彩工笔勾金山水,还有大翠绿山水,让我们临摹古人的山水名作,课上他给点评,使我一点点掌握了山水画的浓淡干湿蕉、墨分五色、石分八层、攒山聚五等技法,领略了古人各个朝代... [详细内容]
 
著名画家王勇:指画在细节处理上应该是最大的难点
[王勇]:指墨画不同于用毛笔,指画要求五个手指都有不同的用处和技法,我总结的是拇指用于搓,食指用于勾,中指用于皴和画,无名指和小指用于点、渲、染,而合拢手掌可以大面积的晕墨和皴擦,同时掌和背并用可渲染,一般来讲绘画中指和食指并用,水墨存于两指之间,出墨时调整速度就可画出精细或粗犷的线条来,谈到细节,首先要求指甲留的不能过长,长则纸受损,也不能太秃,秃则不能勾画出细小的线条,比如人物的衣褶和昆虫的须爪等,这样我也有异于别人指墨画的风格,还有我从来不挑绘画用纸,什么宣纸都可以画,在长时间的实践摸索... [详细内容]
 
著名画家王勇:山水画家应该了解风水知识
[王勇]: 说到家承易学渊源,我从小就爱翻看我家箱子的很多书籍,记得书很多,每次到过年扫房时都要卖掉一些,但有些书始终是放得很好,有成套的线装书,也有薄的小册子,后来才知道都是关于易经的书,那时晚上经常拿出来看看,一有不明白的问题就问我父亲,我父亲在这方面有所造诣,同事有大事小情的都上家来求问,那时听我奶奶和我母亲说,有些书是从我姥爷家拿来的,我的姥爷是位民间易学高手,这在他家乡的同族也是声名显赫,我在这种家庭环境的熏陶下也一直在学习易经,在社会越来越重视传统文化的大潮下,很多大学院校也增加了周易的“势”,有凶有恶、有阴有阳,统称为“煞”,很多画家不太知道风水知识,讲究活龙有脉、水要... [详细内容]
 
著名画家王勇:真与善是艺术的本真又是造象的要素
[王勇]: 说起这个话题,那是7年前的事了,大概是2012年,有一个朋友请我画画,现场众多朋友观看,北京的一个朋友说,他认识几个大画家,说了几个名字,都是他的好朋友,他说见他们作画很多,而我的画有所不足,我心想真的遇到高人了,当时我就求教一些技法上的问题,他说:“不能每天不停的画,一定要多看古人的、名人的代表作,把画画的瘾放下,因为大脑和肌肉都有很强的记忆力,画画不怕拙,就怕油,这是大忌”当时我听了心里霍然开朗,总觉得走进去走不出的原因找到了,听了他的话,之后的一年里,基本上没再画,每天看书... [详细内容]
 
著名画家王勇:要勤于亲历山水,善于精神信步
[王勇]: 作为艺术家都有一种近似痴狂的热情,那么作为一生也离不开画画的我也是一样的,有时搞创作画一天也不觉得饿,别人劝我吃饭,我还要发脾气,所以我画画时有一个习惯,开着电视听着广播,觉得这样很好,有了声音也就有作伴的了,还不会干预我,觉得很热闹,说到趣事儿,有一件让我觉得很没面子的事儿,一次,我画了一宿的画,第二天早晨还要出去办事儿,因为特别着急,穿好衣服就赶着上了地铁,当我注意到其他乘客看完我之后就突然发笑,我茫然之时发现我穿了一双颜色不一样的鞋,一只是黑色的,一只是赭色的,结果... [详细内容]
 
 
 
王勇作品
 
王勇作品
 
王勇作品
 
 
 
王勇作品
 
王勇作品
 
王勇作品
 
 
 
王勇作品
 
王勇作品
 
王勇作品
 
 
 
王勇作品
 
王勇作品
 
王勇作品
 
 
 
王勇作品
 
王勇作品
 
王勇作品